快捷搜索:  as

最新资讯

重的嘴角顷刻流出一道殷红的血线

重的嘴角顷刻流出一道殷红的血线

楚锋示意楚重先脱去天刀门的衣服再说 ,但楚重却是出乎楚锋意料的突然跪在了那青冥境界的老者身前,神态虔诚无比的恭声道,大人在上,弟子恳请大人收留,愿做牛做马以报大人!...

谁是这里的主事人!”老者背负双手

谁是这里的主事人!”老者背负双手

楚锋明显的一震,抬头看天,只见,天际,几道灿烂的光芒如流星般急速划来。 那似乎是剑,剑上有人! 而楚锋刚刚看个模糊的大概,御剑之人就已来到! 一共六人,御剑悬空。 其中...

拜剑道和天刀门此次出动的人马除了高层外

拜剑道和天刀门此次出动的人马除了高层外

果然,楚重的怒吼引来了不少人注意,由于楚锋、楚重是穿着拜剑道和天刀门的服饰,因此这两方各有几位弟子靠了过来。 至于东阳宗的人马由于没有高手的支撑,早就被杀得抬不起头...

雷动四人立刻斩杀各自的对手

雷动四人立刻斩杀各自的对手

而这些人个个修为精深,东阳宗已经有大量的弟子饮恨躺在血泊之中。 该死的!徐长老咒骂一声,就要折转方向,再想其余办法。但是,徐长老的出现,却吸引了一些高手的注意。顷刻...

难怪不曾追究自己私藏紫气东元经

难怪不曾追究自己私藏紫气东元经

一种不妙的预感瞬间在徐长老心头滋生,但徐长老还是不死心的亲自赶到了岩默所在的宗主后院以及其余长老的住所。 然而徐长老见到的除了岩默死去的两位爱妾尸体外,只有其余长老...